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纤溶酶原有内源性及外源性两条激活途径。①内源性激活:指血液中存在有能使纤溶酶原激活的活化因子,它可能来自静脉或微静脉的内皮细胞,其活性在上肢静脉较之下肢静脉高,这是下肢静脉血栓比上肢静脉多的原因之一。此外在血液中还存在一种活化因子原,当机体的凝血反应一旦被启动,激活的凝血因子之一——凝血因子Ⅺ除参与自身的凝血系统外,也同时激活了此活化因子原,后者再进一步激活纤溶酶原。血液中的活化因子原极易被纤维蛋白凝块所吸附,从而有利于血栓的溶解。②外源性激活:是通过组织活化因子而实现的,此活化因子在子宫、卵巢、肾脏及肺组织中含量尤其丰富。恶性肿瘤初期的分化细胞,胎儿发育期的分化细胞,也能释放大量活化因子。此外活化因子也存在于尿、唾液、乳汁、胆汁及前列腺等分泌液中,特别是尿中的活化因子,称之为尿激酶,分子量 54 000,此酶已高度纯化,是纤溶酶原活化因子中研究得最多的。某些细菌也能产生活化因子,如链球菌所分泌的链激酶。尿激酶与链激酶都是有效的抗血栓药物。

  纤溶酶原的一级结构已全部阐明,是一条含 790个氨基酸残基的肽链,N末端为谷氨酸。尿激酶可按两条不同途径激活纤溶酶原(图1):①尿激酶专一裂解残基Arg-Val(560~561)间肽键,使激活成N末端为谷氨酸的纤溶酶,后者又自身裂解,作用于N端附近的肽键Lys-Lys(77~78)或Lys-Val(78~79),并释放出相应的肽段,最后形成N末端为Lys或Val的纤溶酶,此激活途径较为缓慢;②体内少量形成的纤溶酶,先使酶原降解,自N端除去77或78个氨基酸残基的肽段,形成N末端为Lys或Val的纤溶酶原,此时由于构象上的变化,较之完整的纤溶酶原更易被尿激酶所激活,最后也同样形成N末端为Lys或Val的纤溶酶。

  链激酶对纤溶酶原的激活则属于接触激活。链激酶本身并不是一个酶,而是一个分子量为 47 000的蛋白质,它与纤溶酶原结合后形成一个等克分子比的复合物,使复合物中纤溶酶原的构象发生变化,并显示出活化因子的活力,自身催化其余游离的纤溶酶原,使之转变为纤溶酶。

  激活后的纤溶酶形成两条由两对二硫键连结的肽链。轻链为原肽链的 C端部分,共含 230个氨基酸残基,其结构类似于胰蛋白酶,酶的活性部位即位于轻链。重链的N末端为赖氨酸或缬氨酸,C末端即为激活时肽键裂解处的精氨酸。此重链部分的结构与凝血酶原N端的A及S-肽段非常类似,系由5个相似环状结构组成,同样称为“环饼”结构(图 2)。 5个环状结构很可相连接能都是同一基因重复表达产生的。环饼结构的特殊性有何功能意义,尚不清楚,有人认为体内纤维蛋白凝胶对纤溶酶的吸附很可能与此结构有关。

  人血浆α2-球蛋白中含有专一抑制纤溶酶的抑制剂,称之为α2-纤溶酶抑制剂(α2-PI),它对纤溶酶有很强的亲合力,能瞬时形成复合物而使酶失活。此外血浆中的α2巨球蛋白及α1-抗胰蛋白酶在一定程度上也能抑制纤溶酶,但它们仅在有过量纤溶酶而α2-PI又不足的情况下才发挥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