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规划,塔子山公园用地面积196340平方米,景观设计面积约为22000平方米,预计总投资800余万元,建设项目主要包括景观舞台、登山步道、水电照明、管理用房等设施设备。

  塔子山公园总体结构布置为“一轴、一带、二环、五区”。其中,“一轴”是以山脊重庆记忆文化景观轴线,“一带”是溪谷休闲带,“二环”是环塔子山景观道环草坪主题活动区景观道,“五区”为登山健身区、观景休闲区、溪谷休闲动步区、登山观景区。

  文峰塔位于溉澜溪正街东北方向63度,距离650米处的塔子山上,距长江水面150米,离江边直线米。

  文峰塔为七层,呈六角形,底层用条石砌成,塔高26.6米。塔内的木制楼梯早已垮掉,用条石封闭了大门,塔两边的石雕已模糊不清,唯有门额上书“題名勝跡”四字还清晰可见。

  江小妹听说,江北塔子山文峰塔修建于清光绪十四年,位于长江朝天门下游北岸,溉澜溪长江边的塔子山上,与南岸黄桷垭文峰塔隔江遥相对峙,像一对兄弟守护着重庆。

  当旧时行船走水的船帮们望见江北头塘塔子山上的文峰塔时,心中便豁然开朗,重庆已是一箭之遥,朝天门遥遥在望。江北文峰塔也就成为他们航程标志和里程牌。

  民间相传光绪年间,长江溉澜溪段有一孽龙兴风作浪、祸害生灵,往来船客止步于溉澜溪。重庆的知府重金悬赏降服此龙。一道士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用草鞋治服了孽龙。草鞋沉入江里变成了“草鞋碛”(今朝天门大桥下游约1公里处),孽龙被在文峰塔下面。

  江北嘴测候亭依山而建,当地人称它八角亭,约两层楼高,砖石建筑,挑檐屋顶,外壁上阴刻阴阳八卦等图样,远观别致而漂亮。如今,测候亭墙体一侧还刻有“江北县建设局测候所,民国二十一年一月建”一行大字,表明亭子历史已有80多年了。

  在测候亭顶部,还保留有风向仪等气候测量仪器。据悉,因江北嘴背山临江的独特条件,在西南地区最早建起这座官办气象观测站,观测项目主要有气压、温度、湿度、日照、风、降水量等。

  据《重庆气象志》记载,早在1891年,由英国人把持的重庆海关就在南岸玄坛庙设立了测候所。但没有专业技术人员,观测人员由会计等行政人员兼任。当时的气象观测条件简陋,所设观测场为南北向9米、东西向6米的长方形地块,场内安置百叶箱(箱内安置测量空气温度和湿度的仪器)、风向风速器、雨量计、日照计、地面温度表等。有的观测仪器如风速风向器、日照计等依然非常原始,很大程度仍然依靠目测,精度很低,场内各仪器安放位置等没有具体要求,四周观测环境只有“平坦、空旷”的粗略要求。

  江北嘴有条石筑成的近10公里厂的城墙和十道城门,城墙遗址公园内的保定门建于清朝道光十五年(即1835年),是继通远门之后目前主城区最厚的古城门城墙。

  当初,180年前留下的这方垒垒之石,早已被岁月蚀食,透过这段石墙,穿过微茫的薄雾,辨认出这斑驳敞开着的岁月留痕,越发清晰地显现出当初劳作者的身姿。

  历史的今天,人们重新构造着城中之城。翻新的老城门,现在和附近的中央公园已经成为拍摄婚纱照的绝佳外景。

  旧时江北城内宫庙众多,在光绪十二年张云轩绘制的《重庆府治全图》上,就标有弋阳观、文昌宫、潮音寺、文星阁、文庙、东岳庙、离明宫、吕祖庙、先农坛、武庙、城隍庙等。其中,文庙是最古老的寺庙之一,始建于明代。

  最为知名的,就是大夏国皇帝明玉珍的陵墓,位于江北城。1982年3月30日,位于上横街洗布塘的重庆织布厂在基建施工时,发现明玉珍墓(史称睿陵)。

  明玉珍,元末农民起义军领袖,湖北随县人。1363年在重庆称帝,国号“大夏”。1366年去世后葬于睿陵。后大夏国被朱元璋明军所灭,明氏家族被放逐到高丽国。直到1995年后,明氏后人终于探寻到祖先的踪迹,来到重庆江北睿陵认祖归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