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害怕每个太阳升起的早晨,工厂外警车 、执法车 、甚至便衣 、甚至出动无人机 !”这是去年供给侧与去产能、原材料飞涨的情况下,运动式、“一刀切”式环保过程中一些民企老板内心的真实写照。

  这些看似雷厉风行“一刀切”的整顿背后,不仅是政府部门懒政怠政的体现,更是对人民群众的生产生活和无数中小企业的利益造成了巨大的损害,这种“乱作为”做法,势必会造成一些中小企业冤死在这场大风暴中。

  不过,值得欣慰的是,今年的环保虽然仍然雷霆万钧,但一切似乎变得有所不同。

  总理更是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表示:要切实用好审计这把利剑,既要惩处“乱作为”,又要问责“不作为”,更要激励开拓实干。

  污染企业的确应该改革、转型,但是当地部门应该起到主体引导的作用,引导中小企业如何转型升级,而不只是简单地粗暴强拆。

  回想去年8月份,“一刀切”的呼声同样引起各地政府的注意,四川、山东、海南紧急叫停环保整改“一刀切”,对环保不作为、乱作为严肃问责。

  2017年8月9日,四川成都市委办公厅、成都市政府办公厅联合下发《关于扎实做好环境保护督察问题整改的紧急通知》,要求对涉及污染的企业要分类处理,决不能简单一关了之。

  山东省紧随其后发出通告,对环保不作为、乱作为严肃问责,对违法者依法打击,不能简单一关了之、一拆了之。

  一些地方和单位将本该细致长久的环境治理工作,变成了简单粗暴统一关停来应付,实则把原本自己应担之责变相转嫁为群众和企业的负担。

  比如去年,仅是京津冀地区就有超17.6万家的“散乱污”企业在9月底前被全部关停。

  企业不易,能在环保严查下生存下来的企业更不易。在这场“一刀切”式的风暴中,又有多少合法企业被“错杀”。

  近期生态环境部透露了关于2018年环保督查的具体内容,其中出动18000人(次)的督查力度,让2018年的环保督查瞬间在网络点燃,各大媒体纷纷报道。

  2018的环保督查将以3倍的差距把2017年的环保风暴甩在身后,跃升为最新史上最大的环保督查。

  可以说一边是即将到来的最大环保督查,一边是最严的“环保一刀切”禁令,2018年的环保风暴正在掀起。

  李干杰表示,中央环保督察决不允许“一刀切”,若发现将严厉严肃地追责问责。

  李干杰回应称,“一刀切”指的是不分青红皂白,不分是违法还是合法,一竿子打下去,一律进行关停的做法。

  “企业有污染环境的违法行为,该处理的要处理。像不分青红皂白,不分好坏的‘一刀切’,负责任地说,总体上是不普遍也是不突出的,也是从一开始我们就坚决反对的。”

  未来关于这个问题,我们态度非常明确,决不允许这么干,决不允许这样的乱作为来损害影响中央环保督察的大局”。

  他指出,将来不仅仅是及时纠偏,还会及时追责问责,并且是严厉严肃地追责问责,发现一起严查一起,“我们坚决反对平常不作为、到时候又乱作为的情况,这种风气要坚决遏制”。

  新华社在去年曾发文《环保管控不能“一刀切”》痛批“环保一刀切”的做法,文章认为,好的环保管控措施,是企业转型升级的风向标。

  要通过严格执行国家环保标准,引导推动企业淘汰落后工艺和产能,实现清洁生产、达标排放。

  对环保达标企业,给予大力支持,促其健康发展,抢占市场先机;对环保不达标企业,要坚决予以整治,促其改造升级,否则予以关停。

  人民日报今年6月也发表《莫让环保一刀切成为高质量发展的绊脚石》一文,认为“一刀切”看似一视同仁,实则有碍市场公平竞争。

  但在个别地方,一些已经投入大量资金进行转型升级、环保达标的企业也被一并限电停产,无疑会影响企业追求高质量发展的积极性。

  可见“一刀切”的做法已引起中央的高度重视,地方有关部门若再不加以改正只能说是与中央基调背道而驰,势必引发群众和企业的不满。

  根据国家统计数据我们可以了解到,目前我国中小企业有4000万家,占企业总数的99%,贡献了中国60%的GDP,50%的税收和80%的城镇就业。

  在欧盟,共有2000多万家中小企业,占欧盟企业总数的99.8%。其中92.2%是雇员少于10人的微型企业。

  然而,2016-2017年以来,在去产能、供给侧改革的大背景下,很多行业的广大中小企业成为了去产能的对象,特别是在雾霾压顶的情况下,中小企业被“一刀切”式关停。

  于是本就脆弱的中小企业在“一刀切”的高压态势之下又不得不进行一轮轮的转型升级和结构调整,以求符合环保要求标准。

  而现实却是这些小企业往往是最缺乏资金的一类群体,高压之下他们只能进行借贷来进行企业的环保升级,这就导致了一旦他们的债务链条断裂,高昂的负债势必将他们推向破产倒闭的深渊。

  而且现在自主创业的小企业又基本都是70、80后的人群,肩上担负一家老小三代人的生计,难怪他们哀叹到:“像这样‘一刀切’,让我们怎么活呀!”

  工厂因环保问题被迫关闭后,工人们就面临着下岗失业,这也是在变相加剧了劳动力市场的竞争,势必导致工人们工资的进一步下降。

  然而他们在无奈之下,生活还要继续,孩子需要上学,父母需要善养,这又该怎么办?

  所以说,若不加以重视和解决“一刀切”很可能引发的是“倒闭潮、失业潮、降薪潮”等更为严重的社会民生问题。

  可以说,“一刀切”最先带来的很可能不是环境的改善,而是整体经济的后退!这就不难理解为何有媒体将相关新闻的标题拟为“

  那么再说说地方到底有没有权利关停企业,以及已经无辜躺枪或可能即将躺枪的受害者又能否讨回损失的问题。

  什么是滥用权力。就是不分青红皂白地实施集中停工停业停产、一律关停等过度操作的行为。

  当前治污行动中,形成了一股关停污染企业的风潮,并且由于环保高压态势,执法实践中出现了“一刀切”、追求效率、忽视程序要求的倾向。

  意思就是,即便有问题,地方在执法时也要按照程序办事,绝不能走哪关哪,执法全凭一张嘴,我说关就得立刻关。

  行政机关作出责令停产停业、吊销许可证或者执照、较大数额罚款等行政处罚决定之前,应当告知当事人有要求举行听证的权利。

  如果你遇到地方执法时有人向你说“先停再说”,这时对方就是不按规矩办事,法律没有“先停再说”这一套。

  对于那些已经采取了“环保一刀切”的地方受到损害的企业或个人是可以依法维权的,这类企业严格意义上并没有违反法律。

  你可以要求行政赔偿,给你造成了多长时间的损失,多大额度的损失,这都可以赔偿。

  即便对方是一种所谓合法状态做事情,那也会涉及到行政补偿,这个也可以申请。

  污水处理设施的运行状态、历史运行情况、处理能力及处理水量、废水的分质管理、处理效果、污泥处理、处置。

  是否建立废水设施运营台账(污水处理设施开关键时间、每日的废水进出水量、水质,加药及维修记录。)

  检查污水排放口的位置是否符合规定、检查排污者的污水排放口数量是否符合相关规定、检查是否按照相关污染物排放标准、规定设置了监测采样点、检查是否设置了规范的便于测量流量、流速的测流段。

  有流量计和污染源监控设备的,检查运行记录;有给水量装置的或有上水消耗凭证的,根据耗水量计算排水量;无计量数及有效的用水量凭证的,参照国家有关标准,手册给出的同类企业用水排水系统数进行估算。

  检查排放废水水质是够达到国家或地方污染物排放标准的要求;检查监测仪器、仪表、设备的型号和规格以及检定、校验情况;检查采用的监测分析方法和水质监测记录,如有必要可进行现场监测或采样;检查雨污、污污分流情况,检查排污单位是否实行清污分流、雨污分流

  检查排污企业的事故废水应急处置设施是否完备,是否可以保障对发生环境污染事故时产生的废水实施截留、贮存及处理。

  检查废气处理设施的运行状态、历史运行情况、处理能力及处理量;锅炉、石化、化工等燃烧产生的废气检查;检查化工、石化等企业连续产生可燃性有机废气是否合理的处理方法。

  检查锅炉燃烧设备的审验手续及性能指标、检查燃烧设备的运行状况、检查二氧化硫的控制、检查氮氧化物的控制。

  检查废气、粉尘和恶臭排放是否符合相关污染物排放标准的要求;检查可燃性气体的回收利用情况;检查可散发有毒、有害气体和粉尘的运输、装卸、贮存的环保防护措施。

  检查排气口是否按要求规范设置(高度、采样口、标志牌等),有要求的废气是否按照环保部门安装和实用在线.无组织排放源

  对于无组织排放有毒有害气体、粉尘、烟尘的排放点,有条件做到有组织排放的,检查排污单位是否进行了整治,实行有组织排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