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村的蔺先生收藏了一张58年前的订婚证书,证书制作之精美、温馨,内容之丰富令人惊叹。民俗专家认为订婚证书虽然没有法律约束力,但具有民间情理公信力,承载了淄博地区婚俗习惯演变。

  10月9日,记者来到周村区东涯庄村见到了收藏订婚证书的蔺先生,他告诉记者,这张订婚证书是他几年前从一本旧书中无意发现的,当时他只是好奇就收藏了起来,订婚证书长约37厘米、宽约26厘米,跟平常所见的纸质奖状差不多大小。证书四周印有喜鹊、桃花等吉祥图案,上方正中是“订婚证书”几个红色的繁体字,当中为婚书主体,都是用毛笔书写的小楷字样:“李某某系山东省淄博市人,十六岁………”以及“佳偶天成”、“志同道合”等吉祥话语,最后还有两名介绍人、主婚人、证明人的姓名,并盖有大红印章以及手印。从订婚证书落款来看,这对佳人于1956年7月23日喜订终身。

  据淄博市搞民俗研究的于先生告诉记者,这张淄博民间订婚证书是研究新中国成立前后淄博民间婚俗十分重要的实物参考。订婚证书是确立男女婚事的重要凭证,也称“婚约”。男女青年在订婚的当日请来双方各自族内德高望重的长者作为主婚人和证明人,当着男女双方、父母、亲友、介绍人、主婚人、证明人的面书写成,一式两份,男女双方各执一份。订婚仪式结束后,在举行结婚典礼前,还有请期和迎亲等环节。